海南之旅—两家乱搞7

作者:aouba人气:63更新:2024-02-10 16:02:25

七、伺候林爸爸

  林宝宝跟她老公王壮已经在我家住了快2个月了。虽然她们自己家已经整理

  好了,但是为了互相操逼方便,并不准备马上搬走,她说她也想要买个大床,等

  买好了,我们4个人一起去她家再住在一起,睡在一起。我们大家都欣然同意。

  这天,我和林宝宝都休息在家,我俩的老公一早就上班去了,我俩躺在床上,

  百无聊赖地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林宝宝穿着大伟的白色体恤,下身什么都没穿,

  露着黑黑的整齐阴毛,一手撑着头,一边吃着我刚刚洗好的葡萄,一边打着哈欠。

  长长的秀发散发着飘柔洗发水的香味。

  因为早上大伟跟她打了一炮,而林宝宝今天刚好是危险期,大伟射精的时候

  就从阴道里拔出鸡巴想射到她嘴里,结果没对准,射到了林宝宝的脸上和头发上,

  所以刚才新洗了头。我则穿着我最喜欢的粉色的睡裙,下边穿着半透明的粉色的

  蕾丝内裤。

  我的阴毛是王壮前几天跟我一起洗澡的时候被他软硬兼施给我刮掉的,所以

  现在下边光溜溜的。据说我直接裸露在外的阴部很能引起王壮和大伟的性欲。

  这时林宝宝手机响了,她接完电话脸色大变,跟我说他爸爸身体很不舒服,

  她要赶紧去她爸爸家看看。

  我问道:「你爸爸家在哪?远不远?」

  林宝宝说:「在郊区张家镇,我坐客车去,2个多小时就到了。」

  我说:「你抱个孩子一个人去不方便,我陪你去好了。」

  林宝宝说:「也好,咱们赶紧收拾收拾现在就走。」

  说着话,我俩换了衣服,抱着孩子急忙打车到客运站买票去。

  一路无线个多小时后,我俩到了张家镇,镇子本身不大,一共只有两条

  街,林宝宝爸爸家就住在街中间的一栋独门的小楼里。

  林宝宝自己有钥匙,自己开门进屋,开门就喊:「爸,我来了,你咋样了?」

  一个胖胖的老头穿着大裤衩子,光着膀子从里屋走了出来说:「你个死丫头,

  我不说有病,你也不来。」

  接着看见我正抱着孩子跟林宝宝站在一起,连忙跑回里屋去,等出来的时候,

  已经穿了件背心,不好意思地说:「诶呀,不知道还带了朋友来,真丢脸了。」

  宝宝连说没事,并介绍说:「这是我好朋友周瑞,怕我一个人抱孩子不方便,

  就陪我一起来看你的。」

  林爸爸说:「没事,没事,刚才有点……胸口发闷,给你打完电话躺了一会,

  现在好多了。」

  林宝宝似乎明白了什么,没好气地说:「行了,来都来了,你先歇着吧,我

  给你做中午饭去。」说着进了厨房。

  我把孩子给林爸爸抱着,说:「好长时间没见到外孙子了吧,叔叔你先抱着

  他玩儿,我去帮宝宝做饭去。」

  厨房里,我问林宝宝:「你多长时间没回家了?」

  林宝宝撅着嘴说:「快半年了吧。」

  我数落她道:「你爸住的又不远,你半年没回来?」

  「你懂什么?我烦他!」宝宝说道。

  我更奇怪了,问道:「你烦自己爸爸做什么?」

  林宝宝不耐烦了:「诶呀,你问那么多干嘛?摘你的菜去!」说着递给了我

  一盆菜。

  我纳闷地摘着菜,心想此时的林宝宝一点也不象平时的那个娇艳可爱的林宝

  宝了。

  吃饭时,林宝宝只顾低头吃饭,林爸爸一边哄孩子,一边不停地给我和林宝

  宝夹菜。

  林宝宝曾经跟我说过她妈妈是在生她的时候失血过多去世的,而对她的爸爸,

  却没提起过。

  林爸爸大概50多岁年纪,长的高高大大,肥肥胖胖的,大大的肚子由于背

  心太小的原因,有一小半露在外边,加上一脸的和蔼可亲,一点也看不出哪里讨

  人厌。

  吃完饭,林宝宝就张罗着要走,林宝宝着急了,说:「咋了?娘家是饭店,

  吃完就要走?你也跟你爸来这套啊?坐一会能咋地?这个家你呆不住哇?」

  我也劝林宝宝说:「好不容易回来一回,你就陪陪你爸呗。」

  林宝宝想说些什么,但看看他爸爸真着急了,就叹了口气说:「不走行了吧,

  今天都不走了,晚上我住这里。你高兴了吧?」

  林爸爸一听,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说道:「好!好!晚上我下厨,我给你们

  做水煮鱼吃。」

  林宝宝也终于露出了笑容,抿着嘴笑着说:「合了你的意了,你就高兴拉?

  晚上多给我放点豆芽。「林爸爸跟孩子似的连声说:「好的,好的,黄豆芽

  给你放1斤,保证够你吃。」

  晚饭时候的气氛就好多了,林爸爸跟林宝宝都喝起了酒,也拼命劝我多喝点,

  我们喝的是中国劲酒,广告说的什么喝多了不醉什么的都是扯淡,我喝多了,照

  样醉!

  饭吃到最后,我迷迷糊糊地自己倒在沙发上,林爸爸和林宝宝仍然在拿着小

  酒杯你来我往地喝着,林爸爸一边喝还一边数落着林宝宝小时候的糗事。

  看来林爸爸也有点多了,话特别多,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你记得你1

  7岁高一那年,看见我手淫时吓的尿裤子吗?」

  林宝宝酒量很好,并没有醉的那么厉害,连忙堵住他爸爸的嘴,转头看沙发

  这边的我,我连忙眯着眼,装着睡觉,她见我闭着眼后,就轻轻打了他爸爸的肚

  子一下说:「小点声。」

  林爸爸确实喝多了,接着说:「臭丫头,敢打你老子了,你偷看我手淫,我

  那次打的你还不够重是不是?」

  接着只听到「啪」的一声,林爸爸重重地打了林宝宝的屁股一下。

  林宝宝诶呦一声,那声音我最熟悉了,是我们在床上叫床的时候她才会发出

  的声音,我的酒醒了一半儿,知道这对父女的关系应该不一般。

  接着就见这对父女一下子搂在一起,亲起嘴来。林宝宝穿着一件连衣裙,被

  林爸爸从两边把手伸了进去开始摸林宝宝的那对竹笋奶子。林宝宝被摸的直哼哼,

  手也伸进他爸爸的裤衩里摸索着。

  林爸爸说:「好女儿,你这么久都不回来,我都憋坏了。」

  林宝宝喘着粗气说:「你不会看那盘录象带自己解决么?」

  林爸爸说:「录象带我都看了好几百遍了,哪有直接搂着你过瘾啊?」

  林宝宝说:「爸,虽然我跟你做过不下一百次了,但是我始终心里有个疙瘩,

  这也是我最近半年没来看你的原因,你知道的,我很爱王壮。」

  林爸爸说:「我知道,诶……你放心,爸爸只插你后边,前边保证不动,留

  给我那个女婿好了。」

  林宝宝说:「爸爸,你知道么?有好多次王壮都想搞我后边,我都没让。」

  林爸爸奇怪地问道:「为啥?他想插你就让他插好了。」

  林宝宝偎依在林爸爸的胸膛上轻声说:「因为咱俩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我就说

  过,我的屁眼是为了妈妈献给你的,别人谁也不让插。」

  林爸爸激动地说:「好女儿,你妈没白生你,爸爸一会一定好好疼你。」

  林宝宝撒娇说:「爸爸,你知道么,每次你的鸡鸡插进我的小屁眼儿里,都

  能把我弄的可舒服了。」

  林爸爸傻笑着说:「今天晚上爸爸也让你舒服。」

  接着,林爸爸一把抱起林宝宝,进了卧室。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

  我心说,「乖乖,原来林宝宝跟她爸爸是乱伦的关系。」赶紧起身,想趴在

  门口偷听一下。

  只听见卧室里两人在床上翻滚声,以及林宝宝的浪荡呻吟声。她们父女俩还

  在说些什么,由于卧室隔音太好,也听不太清楚说些什么。

  就这样听他们父女俩在卧室里折腾了半天,我正跟着手淫呢,突然听见有人

  下床的声音,我连忙跑回沙发装睡,紧接着就听见卧室的门开了。

  传来林爸爸的声音:「宝宝,这样好么?人家周瑞是你好朋友啊。」

  只听林宝宝说:「爸爸,没事,小瑞跟我连老公都可以换了,还有什么不能

  帮忙的。」

  林爸爸说:「那你叫醒她?」

  我心想,「宝宝怎么把我们夫妻交换的事都跟她老爸说了?丢死人拉。」然

  后林宝宝走过来开始摇我,想「叫醒」我。

  我哪里好意思啊,于是接着装「睡」。

  林宝宝见叫不醒我,就回头对她爸爸说:「爸,你直接把她抱屋里去吧,她

  醉的太死了,你先跟小瑞做,把精射出来,明天我再跟她解释。」

  我心想,这不是真正的迷奸吗?你个死林宝宝,为了你爸爸舒服,把我当成

  什么拉?

  正想着呢,就觉得一个人把我抱了起来,然后被轻轻地放到了一张软软的席

  梦丝床上。

  抱我的人有些气喘,一双大手哆嗦着摸着我的脸,我知道那是林爸爸的手,

  接着,另一双手开始脱我的衣服。这个显然是林宝宝。

  她熟练地把我的上衣脱掉,露出了我的一对大乳房。他爸爸惊叹道:「女儿,

  小瑞的奶子比你的都大啊!」

  林宝宝笑着说:「她那对大奶子可厉害了,把王壮勾搭的五迷三倒的。」

  接着那双大手开始摸我的乳房,摸了一会,又开始伸进乳罩捏我的奶头。

  林宝宝又脱掉我的裙子和裤衩。伸手一摸,发现我早已淫水泛滥,便说:「

  爸爸,你看,我说小瑞是个荡妇吧,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春梦呢。」

  他爸爸问:「怎么周瑞没阴毛的?」

  「那是王壮干的,他前几天趁着和小瑞一起洗澡的时候,把她那里的毛都刮

  掉了。」林宝宝答道。

  林爸爸赞叹道:「真好看。」

  「那我把我的也刮掉给你看?」林宝宝问。

  「别,别,回头别叫王壮知道了。」林爸爸赶紧阻止说。

  林宝宝试着把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里,见畅通无阻,就对他爸爸说:「爸,

  她那里够湿了,你不用刺激她,可以直接插了。」

  林爸爸说:「憋死我了,搞了你半天都射不出来。」

  林宝宝埋怨说:「都怪你,我17岁的时候就被你那个大鸡鸡插屁眼,现在

  屁眼都松了,你插着是不是觉得松了?」

  林爸爸笑着说:「有点儿,呵呵,你妈死后我除了你的屁眼,还没真正插过

  女人的阴道呢。」

  「那你还不快点插,一会周瑞酒醒了,看你正强奸她,该吓着她了。」林宝

  宝催促道。

  然后我就感觉一个圆圆滑滑的东西在我阴道口那里磨蹭着。我心想,这下完

  了,要被林宝宝他亲爹操了。而且主使者居然是林宝宝!

  正想着,那个圆东西已经挤开了2片阴唇,插进了我的阴道里。我好想叫,

  可是怕他俩知道我醒着,但是又忍不住,还是呻吟了起来,林爸爸赶紧停住插了

  一半的鸡巴,看我的反映。

  我急中生智,喃喃地叫道:「死王壮,又趁林宝宝不在家操我,人家的小逼

  里又被你插进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两腿缠上了林爸爸的肥屁股。阴部迎合着他的鸡巴,腿一用

  力,把他所有的鸡巴都没入了我的阴道里。接着,我就开始蠕动起来,但是林爸

  爸太重了,没几下我就没劲了。

  于是又喃喃道:「王壮,你也动动,让我的小骚逼也爽爽。」

  于是林爸爸开始了抽插,一边插一边还说:「小瑞的阴道夹的我真紧,舒服

  ……」

  林宝宝不乐意了:「这个死瑞瑞,做梦还想着我老公,他自己的老公怎么提

  都不提!还有,爸爸,你喜欢他的小骚逼了是不是?那女儿的屁眼儿以后是不是

  你就不要了?」

  「我要!你的屁眼儿是爸爸从小操到大的,怎么能不要呢?」林爸爸一边操

  我,一边陪笑道。

  我搂着林爸爸,浪叫着,享受着被我好朋友亲爸爸强奸的快感。

  林爸爸也是老当益壮,操的我眼看要高潮了,我一边呻吟一边喊:「亲鸡巴,

  大鸡巴哥哥,我快泻了,快用力操,使劲操,我不行了……」

  林爸爸于是加快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一边操还一边轻声在我耳边说:「你应

  该叫大鸡巴叔叔,我操的你爽不爽?」

  我连呼:「好爽,你操的我最美了。」

  林爸爸说:「几十年没操过女人的逼了,我也爽死了,小瑞,你的逼把叔叔

  的鸡巴夹的太紧了,叔叔也舒服死了。」

  我搂着他道:「那就使劲干我吧,我的大鸡巴叔叔,使劲!再用力,都顶进

  去,别留在外边,小瑞瑞的阴道欢迎所有的大鸡巴光临操我!」

  迷离中,就感觉一股精液射进了我的宫颈内壁上,几乎同时,我高潮了,淫

  荡地摇摆着腰枝,与林爸爸缠绵在一起,他享受着射精的快感,我则享受着被好

  朋友亲爸爸强奸到高潮的喜悦。

  林爸爸又搂着我亲了一会儿,摸摸这里,揉揉那里,玩弄够了,就想抱起我,

  说要给我下边洗一下。

  林宝宝连说不用:「我们做完爱就直接睡觉了,精液就留在阴道里,第2天

  再洗,粘稠的精液在阴道里过夜很舒服的。」

  林爸爸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林宝宝接着说:「反正明天也要告诉她真相的,你把她那里洗干净了,她反

  倒不信了。」

  于是林爸爸就搂着林宝宝,摸着她的奶子和屁股躺在床上睡下了,我感受着

  阴道里的精液一部分慢慢地流出体外,另一部分则穿过宫颈,缓缓流淌进我的子

  宫,渐渐地也睡着了。

  第2天醒来,发现林宝宝和他爸爸还在呼呼地做着美梦。林爸爸的鸡巴又勃

  起了,我这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的鸡巴。

  原来林爸爸的鸡巴这么白。我老公和王壮的鸡巴都是黑黑的,跟其他皮肤的

  颜色明显不同。而林爸爸的鸡巴则跟他其他部位的颜色是一样的,显得白析动人。

  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他的鸡巴套弄了几下,结果林爸爸哼了一声,显得很舒服,

  侧身过来把我搂住。手也自然地放到我的下体那里抚摸。

  我任他搂着我,继续低头看他的鸡巴,我套弄了几下,居然从龟头流出了水

  来,粘粘地滴到了床上,我知道这是男人的润滑液,方便操女人的时候使龟头更

  润滑。

  我把下体贴到了他的龟头上,让他龟头的润滑液摩擦到我的阴道口上。然后

  让他的龟头顶着我的阴蒂,我一动一动地摇摆着屁股,磨蹭着他,想看他的反应。

  果然,林爸爸睡梦中被刺激,以为是林宝宝在勾引他,男人的本能让他一下

  翻过来压住我,鸡巴自然而然地再次顶进了我的阴道里。

  我心想也不错,要被叔叔第2次奸淫了。正想着,突然林爸爸可能发觉插的

  地方是阴道而不是屁眼,要是插了林宝宝的阴道,那不成了真的乱伦?竟然吓醒

  了。

  结果睁眼一看,发现压在是我,倒松了一口气,但又是一惊。因为他发现我

  是醒着的。

  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声:「叔叔早。」

  林爸爸的鸡巴仍然忘记从我的阴道里拔出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也接口

  道:「小瑞,你也起的很早啊。」

  我不好意思地问:「叔叔,我怎么在你床上睡着了?」

  林爸爸一时语塞,红着脸道:「你……你喝多了……」

  我接口问道:「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很糗呀?」

  林爸爸赶紧道:「没,没……你昨天喝多了就睡着了。然后……」

  「然后什么?」我问道。

  「然后我就把你给弄床上来了。」林爸爸小声道。

  我假装象突然明白过来一样,叫道:「叔叔,你怎么在我身上?我下边插着

  的是你的鸡鸡?」

  林爸爸一下子回过味来,赶紧拔出他的湿淋淋的鸡巴从我身上爬起来。林宝

  宝也醒了,刚好看见他爸爸把鸡巴从我那里拔出来。

  她怕我被吓到,赶紧安慰我说:「小瑞,不是我爸爸硬要强奸你的,是我的

  屁眼太松了,我爸爸插了半天都射不出来,我只好借你的阴道给我老爸射了。」

  我假装吃惊道:「怎么?你们父女俩乱伦?」

  宝宝辩解道:「插屁眼儿怎么算乱伦呢?我爸爸从小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

  我看他憋的太辛苦,才代我妈妈侍侯爸爸的。」

  林爸爸也说:「小瑞,对不起,除了林宝宝她妈,你是我线个

  女人,林宝宝我只插过她的后面,所以不能算乱伦。」

  我假意生气道:「你们也不征求我同意,直接就把我迷奸了,拿我当什么了?」

  林宝宝跪在床上,拉着我的手求饶道:「好瑞瑞,我叫你了,可是你怎么叫

  都叫不醒,我爸爸又憋的辛苦,所以只好在你睡着的时候把你给操了,而且我爸

  爸把你操的都高潮了。」

  我说:「是吗?我怎么不记得呢?」

  林宝宝说:「你当然不记得了,你还做梦以为是王壮在操你呢。一边被操还

  一直叫着我老公的名字,然后叫我爸爸使劲操你,你还好意思记得?」

  我用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抠出了一些昨天晚上林爸爸射进去的精液问:「

  叔叔,这是你昨天射进去的么?」

  林爸爸连连点头,承认道:「是我射的,你那里真好,我从来没射的这么痛

  快过。」

  我将手指放进自己嘴里,把精液吸进肚里,然后娇媚地对着林爸爸张开双腿,

  将自己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问:「那你还想不想再干一次?」

  此话一出,林宝宝和他爸爸都知道,我原谅他们了。

  林爸爸提鸡就上,肥肥的身躯把我的身体深深地压进了席梦丝床里。一边操

  还一边说:「小瑞,谢谢你成全叔叔。」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凑上去跟他接了一下吻然后温柔地说:「好叔叔,宝宝

  是我的好朋友,她的老公现在就是我的老公,那他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你想操

  逼,就操我的好了。」

  林爸爸眼睛里明显闪出了泪花:「好小瑞,你不怪叔叔,我就谢天谢地了,

  哪里有资格想操就操你?」

  我又吻了他的嘴一下,伸出舌头让他含进嘴里。互相吸吮着对方,等吐出对

  方舌头后,我接着说:「别这么讲,小瑞不怪你,以后我也叫你爸爸好么?」

  林爸爸此时还能说什么,停止了抽插,连连点头。

  我见他停止动作了,便自己用力夹了几下他的鸡巴说:「好爸爸,你接着操

  我啊,别停。」

  林爸爸回过神来,继续操我,然后说:「好女儿,爸爸太高兴了,忘记接着

  操你了。」

  我搂住林爸爸的脖子,咬着他的耳朵说:「我以后就是你的乖女儿,你女儿

  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任你摸,小浪逼和骚屁眼儿任你插。」

  林爸爸就势把我抱在怀里,让我坐在他的鸡巴上说:「好,我的乖女儿,骚

  逼女儿,你坐在爸爸的鸡巴上了,你也动动,帮爸爸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

  此时我和林爸爸面对面坐着,他坐床上,我坐他鸡巴上,于是我俩嘴对着嘴,

  乳房帖着胸口,小腹顶着肥肚子,阴道套着鸡巴,就这么卖力地性交着。

  一旁的林宝宝看的也性欲难耐,一边将屁股对着我俩跪在床上自己抠弄自己

  的阴道一边淫声浪叫:「我的好爸爸,你亲女儿的小浪逼也想要大鸡巴。」

  林爸爸没辙了,连说:「爸爸只有一个鸡巴,而且说什么也不能插你的阴道

  啊。」

  林宝宝扭着屁股哭闹着说:「不要,我要大鸡巴插我,你俩都玩了两次了,

  我的阴道也要有鸡巴!」

  我一边蠕动着身体,一边搂着林爸爸的脖子说:「好爸爸,要不你插他几下

  吧,等你想射了再拔出来射进我这里。」

  林爸爸迟疑了一下问:「这算乱伦吗?」

  林宝宝和我都摇头说:「不算。」于是林爸爸才放心,犹豫地让我起身,把

  鸡巴从我的肉体里抽出来,跪在了林宝宝的身后。

  正想插进去,我连忙说:「等等,昨天晚上爸爸的精液已经射进我里边不少

  了,刚才又操了我一会儿,鸡巴上应该粘了不少精液了,直接插的话,那林宝宝

  的阴道里被爸爸的精液进入,那不是真的乱伦了?」

  林爸爸连声说:「是。」接着就想找纸擦,我说:「不用,你女儿我给你舔

  干净就好了。」

  于是就也跪着爬过去将林爸爸的鸡巴含进嘴里。我仔细地把林爸爸的白鸡巴

  甜了个干干净净。还顺便把爸爸的两个睾丸也舔了一遍,弄的林爸爸的鸡巴上精

  液没了,只剩下我的口水。

  林爸爸见干净了,感激地摸了摸我的头,转身把鸡巴插进了林宝宝的阴道里。

  林宝宝见终于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的鸡巴插进了阴道,兴奋地扭动起来,配合

  着林爸爸的动作前后活动着。一边淫荡地呻吟着:「我被自己亲爹强奸了,我爸

  爸的鸡巴在操我……小瑞,你看,我爸爸把我操了。」

  我爬过去跟林宝宝亲了下嘴说:「你爸爸也是我爸爸,爸爸的鸡巴把咱俩都

  操过了。」

  林爸爸说:「你们两个女儿我都爱操,两个人的阴道都这么紧,老爸的鸡巴

  很欣慰啊。」

  林宝宝回头说:「爸爸,女儿的阴道就是给爸爸的大鸡巴操的。女儿我就是

  爸爸的鸡巴给操出来了,那女儿的阴道就是爸爸给的,爸爸想要拿来操就尽管操

  吧,宝宝的小骚逼其实早就想让你操了。」

  林爸爸听了这话兴奋的不得了,动作越来越快,眼看是要射了,林宝宝也兴

  奋地迎合着鸡巴淫叫着。

  「宝贝女儿,我要射了……」林爸爸忍不住,想要拔出来射精。

  「先别射,我还没好呢,再等等。」林宝宝不让。并手伸到后边揽住了林爸

  爸的屁股。

  「马上要射了」林爸爸想拿开林宝宝的手。

  「我也马上就好了,好爸爸,你再等等……啊……啊……」林宝宝眼看也要

  高潮了。

  「太……太……晚了……」林爸爸突然低头说,眼里闪出泪光。

  我知道林爸爸射进去了。反倒是林宝宝正处在高潮的边缘,哪考虑到那么多,

  接着鼓励道:「亲爸爸,别停,射就射了,索性让女儿也爽到底吧。」

  林爸爸没办法,一边射精,一边趁着鸡巴没软,接着抽插着林宝宝的阴道。

  林宝宝终于在林爸爸的继续奸淫下一泻如注,那大屁股扭的跟花似的,嘴里

  胡言乱语。什么「被大鸡巴操残废拉。」「爸爸的鸡巴是世界第一拉。」「高潮

  的好爽拉。」「精液是爸爸的最棒拉。」「子宫里被爸爸的精液添满拉。」「要

  怀上爸爸的孩子拉。」等等。

  林宝宝上身瘫软趴在床上,腿仍然跪在那里,此时林爸爸已经将阴茎拔出了

  她的阴道。只见乳白色的精液汩汩流出,顺着林宝宝的大腿往下淌。

  林爸爸的鸡巴软了下来,但是精液仍然一点一点地从龟头那里射出来。粉红

  色的龟头由于刚才在我和林宝宝的阴道里的摩擦而充血变成了暗红色。

  我过去安慰林爸爸说:「爸爸别难过,你两个女儿都甘愿把身体献给你,就

  是想让你快快乐乐的,你要是难过,那女儿们的努力不是白费了么?」

  林爸爸抹掉了眼泪说:「是呀,是呀,看我都老糊涂了,女儿这么卖力想让

  我高兴,我怎么老了老了还想不开了呢。」

  接着,林爸爸对我说:「乖女儿,你看爸爸这龟头还有不少精液呢,你想吃

  么?」

  我说:「想啊,爸爸的精液最好吃了。」便把林爸爸半软的阴茎吃进了嘴里。

  林爸爸满足地看着我吃着他的鸡巴,又看看旁边半虚脱的林宝宝,终于露出

  了笑容。

  我和林宝宝接着陪着林爸爸躺下,林爸爸躺下没多久就又睡着了。我和林宝

  宝又偷偷起床打电线个老公说林爸爸身体不

  舒服,所以要多呆几天,准备好好「侍侯」林爸爸,并叫王壮不用担心叫他不用

  过来了。

  放下电话,看林爸爸还在睡觉(老人家身体还是不行啊……做了一次就累了),

  林宝宝说要给我看点「好」东西。说着,从电视柜里拿出一盘录象带,只见录象

  带上写着「养花的知识」。

  我纳闷地问道:「这就是好东西?」

  林宝宝神秘地一笑,将录象带放进录象机里播放起来。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梳

  着马尾辫儿的少女的特写,正对着镜头笑,我认出这就是少女时的林宝宝,赞叹

  道:「诶呀,宝宝,你年轻时真可爱。」

  林宝宝掐了我的乳房一下说:「那我现在就不可爱拉?」

  我嘻嘻一笑:「你现在也可爱,不过是骚的可爱。」

  林宝宝点了我脑袋一下,说:「小丫头片子,接着看吧,本姑娘的性经验可

  比你早的多。」

  就听见一个画外音响起:「宝宝,你喜欢爸爸么?」

  我听出是林爸爸的声音,接着看见画面里的林宝宝点头说:「喜欢呀,我最

  喜欢爸爸了。」

  林爸爸接着问:「你真的愿意为爸爸献出你的第一次?」

  林宝宝拼命点头说:「爸爸太辛苦了,为了把我养大,一直没机会找新的女

  朋友,所以我有义务承担起妈妈的责任。」

  林爸爸说:「你的阴道要留给你老公的,爸爸绝对不能要。」

  林宝宝掀起裙子转过身去,让镜头对着她的大屁股,一边扭来扭去一边回头

  说:「爸爸可以用我的屁眼代替阴道呀,我查过书了,屁眼也可以代替阴道让男

  人的阴茎插入的。」

  林爸爸拿着摄象机的手有点颤抖,接着问:「你在哪本书上看到的?」

  林宝宝脸一红,说:「就是你床底下那几本外国杂志呀。」

  林爸爸伸手在林宝宝的手上重重地打了一下说:「臭丫头,敢偷看你老爸的

  色情杂志。」

  林宝宝诶呦一声,拿手揉着屁股说:「臭爸爸,你一边看杂志一边自己用手

  撸自己的阴茎,我都偷看到了,第一次见到你射精,还把我吓的尿裤子了呢,女

  儿想帮你代劳,你还打我!唔……」说着装着哭起来的样子。

  林爸爸赶紧说:「看你这孩子,爸爸是不小心手重了,我给你揉揉。」说着

  把摄象机放下,镜头正对着一张大床,然后就见一个胖胖的人把娇小的林宝宝抱

  到床上,一双大手,覆盖在林宝宝的屁股上揉了起来。

  林爸爸那个时候就很胖,确切的说比现在还胖,圆滚滚的肚子,大大的脑袋,

  把林宝宝衬托的更加瘦小。一边揉,林爸爸还一边说:「宝宝的屁股真有弹性,

  跟你妈妈的一样。」

  林宝宝趴在床上,一边让林爸爸揉着自己的大屁股,一边伸手到林爸爸的裤

  裆上摸索着。

  林爸爸显然不太适应,想要闪开林宝宝的手,但是又忍不住诱惑,犹豫了一

  下,还是让林宝宝隔着裤裆把他的鸡巴给握住了。

  林宝宝一握住鸡巴就惊叹到:「爸爸,你的鸡鸡比平时你尿尿的时候可大多

  了。」

  林爸爸说:「废话,这叫勃起,男人的鸡鸡必须要勃起以后才能插女人的阴

  道。」

  林宝宝问:「为什么非要勃起才能插呢?」

  林爸爸回答:「傻丫头,不硬一点,就插不进去了。」

  林宝宝懂了似的说:「哦,那爸爸的鸡鸡现在是不是就能插进我的屁眼里了?」

  林爸爸说:「我试试看。」说着,把林宝宝的小裤衩脱掉,也把自己的裤子

  脱掉,把鸡巴对准林宝宝的屁眼想插进去。

  结果林宝宝连声喊疼:「爸爸,爸爸,别动!!宝宝的屁眼儿疼!」

  林爸爸说:「那怎么办啊?」

  林宝宝想了想说:「你去给鸡鸡上打点肥皂试试看。」

  林爸爸依言从洗手间拿出一盒肥皂,把自己的鸡巴涂遍了肥皂液,又用手指

  沾满了肥皂液,慢慢插进林宝宝的屁眼儿里。

  林宝宝哼哼叽叽地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林爸爸看差不多了,又提鸡

  对准,一挺腰,整个鸡巴插进了林宝宝的屁眼里。

  只见林宝宝撅着屁股,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回头看着林爸爸说:「好爸爸,

  你的鸡鸡进来了,我感觉到了。」

  林爸爸赞叹道:「乖女儿,你的屁眼儿真紧,把爸爸的大鸡巴包的好舒服。」

  林宝宝皱眉道:「爸爸你怎么说脏话?鸡鸡,怎么能叫鸡……巴呢?」

  林爸爸一边抽动一边说:「你妈妈以前就叫我大鸡巴老公的,所以以后你也

  要这么叫。」

  林宝宝一边哼哼一边说:「那我以后叫你大鸡巴爸爸好了。啊……啊……好

  舒服,屁眼儿好热,大鸡巴把宝宝的屁眼儿给操翻了。女儿要别你的鸡巴操死了。」

  林爸爸又打了林宝宝的屁股一下说:「臭丫头片子,叫鸡巴就好了,这么多」

  操「字是谁教你的?」

  林宝宝一边叫床,一边回答:「大鸡巴爸爸饶了宝宝吧,啊……哦……你这

  不是操我,难道还是教我做运动呀?啊……好舒服……」

  林爸爸说:「好,你既然这么喜欢我操你,那你以后放学回家就给让我操,

  我想怎么操你就怎么操你,你的屁眼子以后就是你爸爸的大鸡巴专用的,谁也不

  让操,只能给我操!」

  林宝宝快高潮了,屁股翘的越来越快,答应道:「宝宝答应大鸡巴爸爸,以

  后宝宝的屁眼儿就是爸爸的大鸡巴专用的,谁也不让操,只让你操。」

  说完,只见林宝宝大叫一声,瘫倒在床上不动了。林爸爸见宝宝高潮了,就

  把全身重量压在林宝宝身上,一驮肥肉将林宝宝几乎压的看不见,只看见林宝宝

  的雪白屁股被股间的那条大鸡巴操的吧唧吧唧的响。

  林爸爸的鸡巴被林宝宝的屁眼儿夹的美滋滋的,龟头一时没忍住,精液就射

  进了林宝宝的屁眼儿里,接着耸动了一会,终于累得抽出鸡巴,躺在床上肚皮上

  下起伏地喘着大气。

  林宝宝趴在床上用手一摸屁眼,结果摸了一手的精液,放到鼻子前闻了闻说

  :「爸爸,这就是你的精液呀……真粘,味道也好奇怪。」

  林爸爸哼了一声,接着喘气。林宝宝蹲在床上,撑开屁眼儿,被括约肌关住

  的精液哗啦一下从屁眼儿里流到了床单,离远了看就跟尿尿一样。

  林宝宝惊叹到:「爸爸,你看我的屁眼在哗啦哗啦地冒精液呢。」

  林爸爸侧头看着林宝宝说:「爸爸的精液攒了好久了,当然多了。」

  林宝宝保持姿势又蹲了一会儿,等精液流的差不多了,就下了床,走到镜头

  前,对着镜头认真地说道:「今天是宝宝第一次帮助爸爸完成了性交的光荣使命,

  以后我会把自己的屁眼留给爸爸,让我的屁眼代替妈妈的阴道来满足爸爸。让我

  的大鸡巴爸爸以后都不用自己手淫了!」接着,镜头一黑,林宝宝把摄象机关了。

  我看得早就淫心大起,问一边的林宝宝说:「你以后就天天用屁眼儿陪你爸

  爸做爱了?」

  林宝宝点点头,默默地说:「我的屁眼儿只留给爸爸的。」

  这时,林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走到我俩身后,搂住我俩说:「好宝宝,

  你的阴道既然也被我插过了,以后屁眼还是让王壮弄弄吧,否则对你老公也不公

  平。」

  林宝宝点头说:「恩,我的大鸡巴爸爸既然开口了,那我就把屁眼开放,让

  另外两个老公也进来好了。」

  我们三人搂在一起幸福地笑着,亲着,扶摸着,不久,林爸爸又一柱擎天了,

  看来一场操逼战又要开始了。

  一天转眼就过去了,我和林宝宝把他爸爸「服侍」的好象有点过了,林爸爸

  在我们临走的时候,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搞的林宝宝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想走吧,怕爸爸身体真的不行,不走吧,怕忍不住再跟爸爸上床操逼。还是

  林爸爸坚决,他说:「你们再不走,爸爸就精尽人亡啦。」

  吓的我和林宝宝赶紧抱着孩子上了晚班客车,客车开动后,眼见着林爸爸那

  苍老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视野之外。看来人年纪大了不服老还是不行啊,不过一

  天做5次爱,也算是老当益壮了,我心里想着,看着外边渐渐湮没在黑夜中的田

  地,慢慢闭上了眼睛,打起了瞌睡……

标签:乱搞之旅海南

Copyright www.aouba.com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