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难耐的身体

作者:aouba人气:34更新:2024-02-12 15:46:30

「沙织、神田同学有什么事吗?刚才怎么这么吵啊?」星野太太问道。这么一句话从门外传来,沙织立时想撑起身子回答,但却被宇鹤摀着嘴巴,压住身体。「阿姨,我们没事,只是我听见沙织的经历觉得很意外而已!」宇鹤忙道:「让我跟她说清楚就没事了。」星野太太想想也对,女儿一直说的就是宇鹤被强奸的事,让宇鹤来跟她说清楚最恰当,也许就不会老是这样疑神疑鬼下去,然后便走开了。这时宇鹤也发现到刚才因为怕沙织说出什么,所以忙用伸入裙内的左手掩着让她住口,因此现在自己的浪水都沾到沙织的嘴上。宇鹤亲暱地伏到沙织耳边笑道:「怎样?我下面的味道好吃吗?」宇鹤用手指轻轻刮下沾到脸上的淫水,然后试图伸进沙织的口中:「来……来试试你自己下面的味道吧!」高潮过后,沙织乳房上的两个奶头依旧高高挺起,宇鹤用两根手指掐住淡咖啡色的奶头不断地按摩抚慰着,同时还伸出精巧的小舌沿着沙织的耳朵一上一下细细舔弄。沙织在宇鹤的刺激下发出了阵阵娇腻的呻吟……心中是万分不肯,但是理性早已经被高潮后渴望再一次肉欲的身体给吞噬,由身体传来的快感主导着沙织的行为,就性爱之欢的泥沼中再如同吸毒一般地陷入难自拔,下体的阴户慢慢地湿了……宇鹤轻轻地拨开自己披在肩膀上的长发,然后顺手将制服的扣子解下往左右两边拉开,并把胸罩的肩带往下扯,露出了白皙的胸部和殷红色的奶头。宇鹤故意挑逗着沙织,一条香舌直钻在进她的乳沟不停亲吻,然后又卷向她高翘的两粒奶头,不断舔舐,时而上下、时而左右,让沙织的一双巨乳房强烈地感到快感,使沙织在刺激下不由得大声地呻吟出来:「哼……哼……喔……对……对……就是那里……好……舒服……好……舒服……」宇鹤一边沿着乳晕亲舐啃咬沙织的左乳,同时也用手指掐捏住右边乳房上的奶头,然后张开整只手掌牢牢地握住沙织的硕乳,像揉汤圆般地任意玩弄。慢慢地,宇鹤侧躺在沙织身旁,一根中指突然探进沙织胯间的温柔乡,「沙织……」宇鹤在沙织耳边轻轻唤道。「嗯……」沙织乏力地回应着。宇鹤伸出她红艳的舌头轻快地舔了一下沙织的脸庞:「发现了吗?你淫荡的下面又湿掉了……」话才说完,插在沙织肉穴里的中指便已经开始动作起来,模仿着真正阳具进出阴道的姿势一下抽、一下插,弄得沙织再度闷哼起来。「只有你一个人爽,会不会太孤单了点啊?」宇鹤随手撩起自己的百褶裙,然后抓住沙织的右手放在自己的白色棉质内裤上:「也让我爽一下吧!」藉由手上传来的触感,沙织就算不用眼睛直视也可以感觉到宇鹤的下体已经洪水氾滥了,湿透的棉布紧贴着阴部,明显地勾勒出阴唇的形状,这里使沙织轻易地掌握着这淫润的果实,敏锐的指尖只是轻轻划过,便已经替宇鹤带来极为强烈的快感。但是,沙织也知道的,这样的快感绝无法满足宇鹤,因为她自己就已经亲身体会真正具体深入的充实刺激。宇鹤和沙织激烈地亲吻起来,彼此的舌头像泥鳅一样争先恐后地钻入对方的嘴里,插在沙织肉屄内的中指也随着亲吻的炽热而加快了动作。这时宇鹤也缓缓地拉开裤沿,握着在内裤外不得其门而入的小手直接登堂入室,沙织清楚地感觉到有股热风从宇鹤的身体深处自小穴吹出,吹拂在也被白色棉质内裤包覆的右手上。那是一种呼唤,沙织是这样认定的。她仿傚着宇鹤在自己肉穴中的动作,拙稚地伸出中指将它插进那已湿漉漉的肉屄内。就在整根中指都被肉屄吞没后,沙织看到宇鹤立时脸泛潮红,将覆盖在自己嘴唇上的小口张开,并且吐出一声接着一声的淫浪叫声,同时插在沙织体内的中指也在刺激下加快了它的速度,一下下急遽地冲击着沙织柔嫩的阴道,使得刺激同样传到沙织的体内。如同宇鹤的反应,高分贝的淫声也从沙织的口中传出了,她也一样加快了手指在宇鹤阴道中活动的速度。「奇怪,她们怎么会弄出那么大的声音?」星野太太不禁感到些许疑惑,她再次走近女儿的房间,她并不打算马上敲门,反而想听听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噫……这种声音?这不是……难道她们在房里……」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随着性爱的加温,两人的身体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乳房与乳房之间,淡咖啡色的奶头和殷红色的奶头同样翘立着,彼此互相磨蹭,两人也毫无顾忌地越叫越大声。高潮早就在两人不自觉间狂泄好几次了,但手指与阴道之间的距离却从未因为阴精的涌出而产生隔阂,反而更加地黏稠紧密了。

「 嗯……嗯……再深一点……喔……把舌头伸进去……啊……」一条朱色的舌头由下而上滑过宇鹤的阴户,舔着两片充血的阴唇。舌头飞快地一下又一下的舔着宇鹤的阴核,她的嘴唇吻上了宇鹤的阴阜温柔地吸啜,轻盈地舔舐着宇鹤下身因为激情而完全张开大门的肉穴,然后慢慢集中到阴蒂上活动;宇鹤一手按着埋首胯下的人更贴紧地亲近自己的私处,另一只手则爱抚着已自己的乳房,张开手心握住已经硬立的乳头搓动起来。「喔……太棒了……喔……我要疯了……啊……啊……要丢了……人家要丢了……」

三更半夜里,在半梦半醒之间沙织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而且听起来十分熟悉,但就在坐起来身子想听清楚些时,黑夜里好像突然直射出四道凌厉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恐惧一下子再次侵入沙织的心房,「不要……不要来找我……」沙织全身缩成一团,梦呓般地念念自语。已经连续几晚了,每当夜半梦回之际,沙织总会感觉到有人正在窥伺她的作息。这些淫秽的言语一定是加奈搞的鬼,她直觉认定现下耳中所闻又是幻听,沙织低下身子蹑手蹑脚地轻轻走出房门,她想像前几个晚上一样到妈妈的房间跟她一起睡。越接近母亲的卧室,淫浪的声音竟然也相对增幅,忽然一声尖叫,然后万籁俱寂。过份的平静仍然使沙织感到十分地不安,难道今晚就是她要将魔爪伸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了吗?房门并没有完全阖上,本来想立即推门进入的沙织却从未彻底紧闭的房缝中见到一具赤裸的胴体……是宇鹤。


宇鹤跨坐在妈妈的化妆台上张开大腿,露出其间的肉屄,一边喘着气,显然适才的淫声浪语都是出自她的口中。身上没有半件衣物的妈妈从一旁走向宇鹤,两人激烈地开始拥吻,妈妈丰满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紧压着宇鹤的乳房和乳头,在舌头与舌头交缠之刻,两对乳头也彼此磨蹭起来。「阿姨你好棒……」宇鹤羞滴滴地跟星野太太说︰「人家想在床上跟阿姨做爱,我还要更多。嘴巴跟手指没办法完全喂饱人家的小妹妹,小妹妹想要大姐姐来……」娇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宇鹤的脸颊,说:「放心吧!大姐姐会好好疼爱小妹妹的。」星野太太也不多说,拍拍身边的床,然后揭开被单,便拉着宇鹤躺下来,一腿伸进她的两腿之间,轻轻用柔软的大腿肌肤刺激宇鹤的阴阜,逐渐靠向她的身躯。而宇鹤的右手则罩在星野太太的奶子上使劲地揉捏,同时亲吻她的粉颈并吸吮那娇小的耳垂。


慢慢地,宇鹤感觉到了星野太太下体那向她扩散而来的黏滑,两具赤裸的女体一丝不挂地缠着对方,四脚互相交缠让自己最宝贵的私处与对方的肉屄紧密对合着。宇鹤一手搭在星野太太的肩膀上,两人开始缓缓地互相对推着、抚慰着,四片湿润的肉唇咬紧住对肮温柔滑顺的磨动着。「阿姨,换我来让你爽了。」宇鹤左手环抱星野太太的大腿,笑盈盈地摆动起腰肢,用下身湿热的肉屄磨擦着同样已经淫水四溢的阴户,她稍微换了一个类似骑马的姿势,骑乘在星野太太的肉丘上,抓着她的乳峰向前顶,「嗯……啊……好舒服啊……嗯……」星野太太弓起身躯,配合宇鹤的节奏,圆臀一上一下地摇摆奉迎。


「对啊……好舒服喔……阿姨……好舒服喔……嗯……」宇鹤低声呻吟着,这时星野太太搂着她的纤腰为支柱慢慢爬起身来,一个吻,吻在宇鹤软玉般的白皙乳房上,沿着粉红色的乳晕一边舔食着宇鹤胸部上鹹涩的汗水,当轻咬她的乳头时,宇鹤闷哼了一声,无形中加快了下体间交合的速度。「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这么舒服了……」急速交媾下星野太太索性两手向后撑住,忘形地猛摇脑袋将身子推向她胯间的湿肉,让下身的阴唇与阴唇更激情地接吻。「是啊……好舒服喔……嗯……」剧烈的刺激中宇鹤咬紧银牙,连声音都高亢起来了:「阿姨……我受不了了……嗯……」「要……要……高潮了吗?」「嗯……」宇鹤点点头,她已经发不出一丁点声音了。「那就……那就让它爽出来吧!」「要泄了……阿姨,我要泄了……」宇鹤抓着星野太太的双肩往前靠:「高潮了……全泄了……全泄出来了……」「让阿姨跟你一起去吧!」私处里阵阵的喷洒声,淫精蜂拥而出撞击在彼此间最娇嫩的花蕊上,愉悦的媚语并无歇息的徵兆,浑汗水淋漓的两人不停颤抖着,任凭爱液随意喷射,就这样湿淋淋地拥抱在一起。
  

标签:难耐欲望身体

Copyright www.aouba.com Rights Reserved.